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告公示 >
 
“山西寻子哥”今年不再“怕过年”_生活
 
 
时间:2020-01-18 02:49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南平新闻网 
 

  十年跑遍大半个中国寻子,顺带帮7个家庭找回亲人,最后也找回了被拐的儿子

  “山西寻子哥”今年不再“怕过年”

  刘利勤父子和其他寻亲家长在一起。受访者供图

  十年来,他耗尽家财,跑遍大半个中国,去寻找儿子。

  他不敢搬家,在破旧的车辆上印着寻子信息,到全国各地的闹市区做宣传。他开网络直播寻子,帮7个家庭找回了丢失的亲人。今年1月2日,“山西寻子哥”刘利勤终于也找到了被拐十年的儿子

  几天前,40岁的刘利勤在太原一家饭店,为儿子刘静军举办了隆重的12岁生日聚会。

  刘家每年都会给儿子过生日,但前10个生日,儿子都没有参加。

  因为他,丢了。

  十年来,刘利勤耗尽家财,跑遍大半个中国,去寻找儿子。

  他不敢搬家,在破旧的车辆上印着寻子信息,到全国各地的闹市区做宣传。他开网络直播寻子,帮7个家庭找回了丢失的亲人。

  今年1月2日,才40岁却已头发花白的“山西寻子哥”刘利勤,终于也找到了被拐十年的儿子。

  十年寻子路

  刘利勤永远记得2010年4月11日的场景。

  那是一个周日,妻子在太原租住的房中洗衣服,4岁的女儿与两岁的儿子在家门口玩。姐姐回家给弟弟拿零食,再出来时,弟弟就不见了。

  刘利勤住的地方是个城中村,人多且杂。

  “隔壁旅店外的监控显示,我儿子在当天10时59分被一名陌生男子抱走。但由于摄像头老化,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。当时我就崩溃了,一头栽倒在地昏了过去。等醒来后拨打了110报警,民警和我连夜寻找,可一点线索也没有。”刘利勤说。

  儿子失踪,刘利勤和妻子一夜间白了头发,一段时间里哭得几乎失明。

  随后,刘利勤和老家的亲朋好友在太原周边找了一个多月,没有任何收获。

  从儿子丢的那一天起,刘利勤踏上了长达十年的寻子之路。

  2008年丢了孩子的刘永飞说,他们有个寻子团。“刚开始是寻亲家长在‘宝贝回家’等网站发布消息,后来互相认识的家长越来越多,大家就建了群,抱团取暖。”刘永飞说,他们寻子团现在有几百个寻亲家庭,山西省内的有大几十个。

  刘利勤和寻女父亲石日成是寻子团的主力。

  “最开始改造了一辆农用车,在车斗里搭了个棚子,拉着许多展板,上面印上丢失孩子的照片等信息。我们全国各地跑,跑了有十多个省份。大概在2013年,家长们凑钱买了一辆五座车,条件稍好点。”石日成说。

  他们开着车去各地的火车站、广场等地,发寻人启事。有人提供线索,就去打听、核实。

  五座车跑了一年多以后,经费跟不上,就停下了。后来,刘利勤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,和石日成出去继续跑。

  “一年365天,在外面200多天。这里窜窜,那里找找。”刘利勤的父亲刘玉明还跟着他们跑过几个省份。除了西藏、新疆,其他地方刘利勤基本都去过了。

  “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,我们看了几个孩子,DNA比对过几个,都没有成功,不是我家的。”在过去10年中,刘利勤见的孩子不下30个,DNA鉴定做了近10次,却没有一个结果是他想看到的。

  尽管如此,他还是把这些和他做DNA鉴定的孩子的信息存了起来,“希望以后能帮他们找到亲生父母”。

  “利勤在太原做装修,早些年日子过得不错。儿子没丢那会儿,基本攒出来在太原买房的钱。”刘玉明说,儿子从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的农村来到太原打工,过得挺好,但孩子一丢,工作也不干了,现在一无所有。

  “连生活也顾不住,他们姊妹五个,看见利勤走了,会给个三百五百。利勤在外面经常连加油钱也没有,打回来电话,他姐夫、妹妹就给打点过去。家里人都是打工的,也就是几百几百的打过去。”刘玉明说。

  “我现在拿几张信用卡交替着使用,才能勉强满足日常开支。”刘利勤说,妻子张唤平在太原理工大学的家属楼打扫卫生,工资一年不吃不喝刚好够房租。

1 2 共2页

 
      上一篇:杭州学军中学校长陈萍:脱贫攻坚教育须先行_生
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 
  公告公示 更多>>  
“山西寻子哥”今年不再“
杭州学军中学校长陈萍:脱
“困境儿童自助图书馆”点
沈阳市民“淘宝”“最年味
深圳“羊台山”拟恢复为“
 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06-2014 qidayw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南平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